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 出殡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
    苍穹之上乌云密闭,暮霭沉沉直直压来的沉闷之感,细雨微凉,初秋的雨不温不润,冷的彻骨。陆府内,九中白纱将整个府衙包裹严实,哀乐齐鸣,黄纸漫天,妇孺哭泣之声在雨中,更显悲凉。

    雕玉为棺,文梓为椁。灵堂前跪着一女子,披着白衣麻布,一双凤眸温润微红,与这迷蒙烟雨一般。

    立在身侧的侍女不忍,温声规劝道:“小姐,您停一停歇会儿吧,都守了两夜了。”

    陆纯熙仍旧执着的跪在那,低语:“祖母在世时对我百般照拂,如今,我也只能送她最后一程,日后那个地方是不许祭拜的…”

    屋檐积水空明,在府苑一片明白色之中,忽然,一排正红色的担子落在门前。陆纯熙目光一凝,原在眼中的悲哀、沉痛,此时皆凝作愤恨,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她疾步、厉色,朝府门冲去。

    “纯丫头!纯丫头快回来!”身后族中长者呼唤,她作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在白绸悬挂的府门前,那一水的红色聘礼格外刺目,以及赵恺云那副令人厌恶的嘴脸,更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“纯熙,你看看这些你可还喜欢?”赵恺云站在台阶下,笑吟吟地望着面前出尘绝艳、清丽无双的女子。

    陆纯熙目光如炬,淡淡吐出一个字:“滚。”

    被狠声拒绝,赵恺云先是一怔,随即又是一抹讨好笑容附上,“别呀我的小美人,这些聘礼可花了我不少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滚!你这恬不知耻的东西!谁要你的聘礼!”

    赵恺云面露僵色,语气生硬道:“你我早已结下姻亲,难不成你想出言反悔?”

    “姻亲?我陆家何时答应过这门亲事,不过是你一厢情愿,倘若不是你强娶,我祖母又怎会气急攻心,驾鹤西去…”陆纯熙一步一步从石阶上缓缓走下,灼灼目光望着赵恺云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距离,陆纯熙勃然:“与其说嫁你,我倒更想让你血溅三尺灵堂,在我祖母面前洗脱你的罪孽!”

    围观百姓越来越多,人群私下非议纷纷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要脸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王法了。”

    赵恺云茫然无措的望着四周,焦虑不安,猛地,他将陆纯熙的手紧紧攥住,“你少给我得寸进尺,你父不过是太医院小小院首,我可是侍郎的儿子,是我抬举你才会娶你,今日你非应下不可!”

    陆纯熙挣扎着,身边的侍女也被赵恺云的侍卫拦下,她悲愤怒叱:“我是待选宫女,强娶宫女,你是有几条命!”

    赵恺云神色迷茫,手中举动一停,讶异道:“你在胡说些什么!你不早就被我除名了吗!”

    倏然,陆纯熙挣脱他束缚,跪在长街,一身白纱迅速被地上浅浅水坑浸湿,她言辞恳切道:“总管大人,您听到了吧,他无视宫规!”

    一时间长街寂静无声,赵恺云惘然,愣神地看着在那一层层人群中走出身着一棕衣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每年都会有不知事儿的人,以为雕虫小技能瞒天过海,赵公子,难道你也如此?”

    内务府总管薛定安,宦海沉浮,能在朝堂埋下自己的党羽,又在后宫之中位居一席之地。这种人比明枪更难挡,他是暗箭。

    赵恺云惶急,略显窘迫地笑了笑,回道:“总管大人说笑了,只是我与陆家小姐结亲,这…”

    “结亲?”薛总管冷哼一声,“内务府定下的秀女名单,说句不当的话,赵公子是想和皇上抢人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赵恺云惶恐,就算再想要陆纯熙也得有命要才行,转身,他目光凶恶的望着陆纯熙,低声阴沉道:“你宁愿进宫为奴为婢也不愿嫁我?”

    “是,一介宫女也比做你这浪荡子的妻妾好,祖母在天有灵,心中定是所愿。”

    陆纯熙一字一句,言辞犀利。

    说罢,身后走来一侍女,“小姐,您要的斧子。”

    陆纯熙眼风飞掠过四周,决绝接过板斧,朝赵恺云的方向径自而去,赵恺云心中一慌,难不成真要自己索命!

    “嘭!”手起刀落间,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暗红色的木箱被劈开,箱里万两雪花银子滚落一地,浸泡在雨水中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
新书推荐:人道至尊 永夜君王 三国之召唤猛将 逆天邪神 斗战狂潮 圣墟 神藏 人皇纪 万古仙穹 真武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