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吧 > 争霸武林 > 章节内容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
    明霞黛眉紧蹙,茫然道:“表弟,你听他念些什么?那不是滕王阁赋里两句么?”

    杜珏却茫茫然楞住了,他暗想:“这两句又是什么意义?难道璇宫就在膝王阁附近不成?”

    为什么须弥尊尼,临去时也念这么两句给他听呢?

    杜珏以为所想不误,就告诉明霞道:“好在我们沿江东下,莫不是周前辈暗中指示我们,璇宫就在南昌府一带?但是这里却又有一座神秘的地窟,究竟武林盟主信符,被劫往何处?实在令人难以判断了。”

    明霞盈盈巧笑说道:“东岳小隐已经暗示我们了,表弟何必多疑。”

    她又自作聪明,笑说道:“玄坛黑煞曾说过在武昌府候教,武昌和南昌之间,必就是璇宫所在,我这种推断,不会错到那里,是么?”

    杜珏点点头说道:“表姊灵机颖慧,比我强胜十倍。”

    明霞抿嘴一笑说道:“表弟人小心多,几时学会了这一套恭维人的本领!”

    杜珏道:“表姊,我是实心话,并不是瞎恭维你的。”

    明霞突然眼中泛出异样光彩,娇笑道:“表弟,你说真话,那个武当派姑娘,你觉得美不美?”

    杜珏心想:“怎么你问这个?原来女孩子都以为自己是最美丽的。”他想起了晓霞楚楚可怜的娇模样,他没有丝毫邪念,只是不能不奉承表姊两句,但是他心里却觉得晓霞另有一种说不出可爱之处,他虽觉得明霞的花容玉貌不亚于晓霞,但是表姊太老成了,似乎成人气味太重些。

    而晚霞则是个纯真活泼的小姑娘,谈吐之间都有少女特有气质的流露,使人不觉神思意往。

    杜珏有些心不应口了,他道:“她固然很美,但是那里此得上霞姊姊你!”

    明霞大为开心,面上一本正经嗔怪道:“不许拿我来和她比,她像无笼头的马一般野得很!”

    杜珏只好顺着表姊说说,他俩又走回行云谷中。

    东方现出曙光,他俩踌躇着不知应否仍从原路出山,正徘徊瞻顾间,突见两条身影,自朝云峰上飞驰而下。

    苍老的口音喝道:“恶煞,有种的就现身较量较量。”

    听音辨形竟是巫山二老,海云客和海鸥客。

    二老来至切近,方才神色缓和下来,呵呵大笑道:“又是你两个小子!昨天那里去了?怎连二位的马匹也扔下不管?”

    杜珏忙拱手施礼,略述昨日以来陷入地底石穴的情形,又劝巫山派人暂时避避他们的锋头,这座地窟主人,行踪诡秘,手段毒辣,未可力敌。

    西门子羽长叹一声,道:“以东岳小隐前辈的功力,尚且不能除去这一干恶煞,本派又何必和他们厮缠,小子们稍候片刻,待老夫把你们坐骑牵来,送你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杜珏连称:“不敢当!”

    西门子羽又和东方旭计议了一阵。

    决定了巫山派人暂时撤向西北面大巴山中,他俩却一同向江湖上查访一下,并邀约友派好手,约期共除这一干恶煞。

    由东方旭在谷中陪他俩谈话,西门子羽则返山略作分派,牵来四匹马,内有杜珏和明霞所乘的两匹。

    四人一同绕巫山南麓,直奔巴东。

    巫山派人交情最厚的是衡山、天台二派,二老亲自出马,邀请两派高手,同商驱除东阳峰秘窟恶煞之策。

    他们沿江而下,参观了三峡天险的奇景,长江巨流,滚滚而东,沿途虽还上许多武林人物,但都是些寻常角色。

    这一带人都对巫山二老,十分敬重。

    就是清水、洞庭诸帮,也不敢轻易惹他们,于是杜珏等减少了许多麻烦。这日来至荆州城外,官道上一辆宝马香车,垂着一匝白绫织锦的绣帘,颜色特别醒目,车前车后,另有四匹银鞍骏马。

    马上坐着四个身材婀娜的女子,都同样的挂着白色面纱,雪白的锦衣,配着银鞍白马,宛如一朵朵高贵的荷花。

    但是面纱极厚,看不清她们庐山真面。

    车上也绣帘低垂,只听见车中环佩叮咚,却不闻人声。

    这辆香车,惹起道旁行人侧目偷视,任何人也会想到车中必是富贵人家的内眷,天仙一般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面覆白纱的女子,装束颇似婢女身分,她们娇声喝叱着赶开闲人,让香车如同风驰电掣一般,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她们驰去的方向,却是江边渔船码头。

    车窗眼里,似有一道奇异的目光闪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杜珏觉得车中人妙目一闪,自他身上掠过,香车荡起了一片烟云,随风送来一股极清冽的香气,非兰非麝,略带些檀香气味。巫山二老也楞了半晌,他们也觉得这辆香车颇有一种神秘的气氛。

    若是官眷人家内眷,不能没有仆厮护卫。

    像这样华丽高贵的车辆,民间很少见过,二老怀疑是满族的格格辐晋之类,但四女的装束,却又是前明妇女衣饰。

    明霞低声一嘘道:“这辆车子很有些奇怪,我们跟下去看看,车内究是什么人物!”

    海鸥客笑道:“小子们,先找个客店寄下马匹,打过尖再来不迟。谅她们也不会一下子就走得无踪无影,你看那些闲人不也都跟上去了么?”

    杜珏却摇摇头道:“这有什么好玩的,不过是些富贵人家的内眷,满头珠翠,俗里俗气的。”

    明霞笑道:“表弟难道喜欢像我这一类江湖儿女,短衣劲装么?”

    杜珏点点头说道:“擦胭脂抹粉,钗环首饰,反而失去了天然风韵,不过我不愿多看人家内眷,我也不懂这是什么道理。”

    明霞却嗤地笑了道:“男孩子不都喜欢看姑娘么?表弟大概还年纪轻……”

    她有些笑他不懂事,杜珏奇怪:“表姊比我大不了两岁,怎么就事事门槛很精?”

    他瞪着一双秀目,像要从明霞睑上寻找什么,明霞被他看得有些羞缩,但心里却非常得意,她侧转头去,叹道:“你尽在我脸上找寻什么?难道你还不认得表姊!”

    杜珏自知失态,胀红了睑,讪讪道:“我是想表姊此我懂得的多,我想问你什么,一时又想不起来,就楞住了。”

    明霞笑斥道:“胡说,简直是瞎扯!”

    杜珏忙道:“表姊,你不信,反而怪我啦!”

    杜珏几乎又回到了童年,明霞也天真地笑道:“你坏,你坏!”但是她心里却充满了快乐。

    把时间拉回十年以前,他俩是两小无猜的。明霞柔媚之中,又带有刚强好胜的性格,而且她所认为对的,不容别人反驳一个字,她有着少女的自然骄贵,他俩沉醉了,沉醉在童年的同忆里。

    明霞想到什么,突然声道:“几乎忘了,我们还要查那一辆马车里的人物,别尽耽搁了!”

    他俩催马入城,巫山二老已在一家三元客栈门前等侯,四人分住两面厢房,行李卸下来,又唤些酒菜,匆匆吃过。

    四人又联袂走向那江岸码头。

    夕阳衔山,晚霞余晖,落日映照在江面上,闪耀成细碎金波。

    此时江面上有艘华丽无此的楼船,乘风破浪,泛漾而来。

    画楼雕栏,四周支起雪白绫子的窗帘,但楼船上面,却静悄悄的,不见人影,也不闻笙歌之音。

    渔帆三三两两,在江面上轻轻荡过。他俩觉得风景十分美丽,远山一抹,还隐约可以望见些影子。

    码头侧面数十丈外,芦苇丛中停泊着一艘宽大的渡船。

    渡船被一排杨柳遮住,望不十分清晰,但杜珏目力极佳,他又跳上一艘靠岸的帆船,方始从斜面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一招手说道:“表姊,快来,那辆马车已经被载在船上啦!果然不是本地人家女眷!”

    海鸥客也跳上船去,手搭凉篷望视。

    船老大见他们纷纷上船,以为要渡过北岸,笑道:“贵客们要渡江么?人数太少,就得多加一串足钱的摆渡钱。”

    西门子羽一拍船老大肩膀说道:“渡钱照付,你别管人少人多,快些解缆开船。”又一指柳荫那一艘渡船说道:“我们要在江面上赏玩风景,向那边摇去,加你五串钱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子羽出了数倍的船钱,船老大还不喜出望外,忙连声应诺。

    他招呼两个梢公,曳开踏板,张起了风帆。

    明霞在船上觉得别有风味,波浪起伏荡漾,虽在寒冬,也仍有一番浩荡无涯的感受。清风徐来,两个梢公又加力摇橹打桨,这只渡船,立即凌波如箭,朝着那边驶去。明霞挥手说道:“好玩得很,快些划桨,我要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人物!”

    杜珏笑道:“别嚷,让人家听见,怪难为情的。”

    暮色四合,江面上由于白浪反射,光线稍强。

    船老大依照夜里行船的规矩,在桅杆上挂了一盏孔明灯。

    明霞叹口气道:“多么别扭,天又黑下去了!”

    那远远飘来的华丽楼船,也变成了暗灰色。

    花喇喇一阵响,柳下的渡船突然启碇开船,箭一般向江心驶来,远远一个老妇人的声调,冷冰冰喝叱道:“糟老头和那两个小子,你们追来做啥?”

    明霞却娇声回叱道:“那个追你们!这长江又是你家私产?难道就不许我们赏玩江面上风景么?”

    老妇又冷冷一笑,道:“原来是个小丫头,乔装易容!”

    老妇内功修为深厚无比,发音虽然不大,数十丈外遥遥送来竟如闷雷,震刺耳鼓,巫山二老也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杜珏目力最强,这时他已望见楼船上面灯火高张,照得江面上红光闪闪,渡船上也燃起四盏琉璃宫灯。

    灯光之下隐约可见,那四个宫装的婢女,各各挽起衣袖,纷纷摇橹打桨,她们的臂力十分惊人,竟使船行若飞。

    杜珏和明霞都不通水性,又不会摇船划桨,帮不上梢公的忙,巫山二老却久在江面上行走,精通水性。

    二老各拿起一根长篙,他俩奋力一点,他们这只船也直驶如箭,顺流而下,转眼已拉近了十余丈。

    杜珏留心看时,只见前面船上平放着那乘华丽马车,四匹马系于船尾,车帘已经卷起,车内并排坐着两位妇女。

    都是一身雪白锦绣农裳,右面是个鸡皮鹤发的老婆婆,目光炯炯如电,一张脸却冷酷得宛如一尊雕成的石像。

    老妇白衣白裙,盘膝端坐车中,裙子遮住了下半截身体。

    左面的是个三十来岁,艳如仙子的中年妇人。

    中年妇人清丽绝尘,肤如凝玉,虽是艳如桃李而冷如冰霜,不露一丝笑容,她肩垂下来两条发光的锦带,上面堆起一层五福梅花的锦文。丽人的目光,突然一掠杜珏,虽然相隔二三十丈,杜珏仍然觉出她目光逼射过来,凛凛含着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杜珏心说:“这两位妇女,一定是武林前辈高手!”

    但奇怪巫山二老,竟四目瞠视,似乎在凝神思索。明霞也好奇心生,频催梢公尽速运桨追上去。

    对面船上,中年丽人突然向老妇低声细语。

    老妇面上死板板的毫无表情,冷哼一声道:“一齐打发回去完事,何必招揽个小娃儿。”

    丽人却嘤咛一声“嗯哼”,自车辕轻飘而下,一晃眼间,已卓立船头,她向明霞略一打量,目光中射出异样光彩。

    丽人喝道:“快些一齐报上姓名,和门派师承,好给你们个适当发落。”

    她又冷冷道:“尔等一意冒犯,本应一律处死,但我不忍不教而诛,初次犯在我手里,还可从轻发落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篇话,简直不把杜珏、巫山二老放在眼里,好像操着生杀大权,任何人也应受她处置一般。

    杜珏自是忿念不平,巫山二老也不相信,凭丽人和那老妇,就可目空一切,把他们四人一齐拾掇下来。

    西门子羽傲然一亮字号,道:“老夫巫山掌门海鸥客西门子羽,这是敞师弟东方旭。老夫等乘兴泛舟夜游,并无冒犯之处,夫人何须动怒!”

    二老以为亮了字号,沿江一带,三帮九会,谁不尊敬几分,不料夫人二字,却无意更触怒了那位丽人。

    丽人怒叱道:“什么夫人太太,信口雌黄,罪加一等。我倒听说过长江上游一带,有你这两号虚有其名的人物,可惜井底之蛙,还数不上武林二流货色!巫山派原不配自立门户,姑念你等素日尚无恶迹,从宽惩处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丽人的口气,的确气焰万丈,使人万分难堪。

    明霞玉面泛青,压宽嗓门回斥道:“你休要卖狂,你又是那一派门下?我乃昆仑梧栖门下叶侠,这是我表弟峨嵋杜度大侠之子杜珏。你报出万儿,让我们也好衡量、衡量,若是些寻常江湖门派帮会,我叶侠还不屑和你动手过招呢!”

    丽人又似被触犯了她的忌讳,厉声喝道:“昆仑后辈小丫头,你配叫什么侠!本可饶恕你年幼无知,但是偏偏你又犯了讳,你以为你长得玉颜花貌,比一般人美丽么?你越自以为美丽,我越不能饶过你!”

    她又向杜珏一指说道:“姓杜的小弟弟,过这边船上来,今夜我只能饶你一条小命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杜珏却不知丽人何以特别对他网开一面,他总觉让女人宽恕自己,是一种绝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杜珏朗声冷笑道:“这位……”他说不下去,不知应该怎样称呼丽人。

    最后他吃吃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话?谁是你的小弟弟?”

    丽人却微启瓠犀,嫣然一笑,说道:“你很倔强,不错,你一身无相神功,比他们都强多了。不过你在我娘儿俩面前,你那点气候,还施展不上呢!”

    丽人一眼就看出他身怀无相神功,眼力的确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巫山二老就把铁尖长篙作为兵器,收上船头。东方旭也感到一阵惶惑,没有把敌人根脚探明,就那能随意轻敌?

    车上老妇却双目射出一道逼人的冷锋,喝道:“少和这些家伙们哆嗦,快些打发他们回姥姥家去!”

    丽人嗯应一声,突然向后一摆手。

    四个面罩白纱的婢女,立刻停下了划桨,一碇铁锚,她们的船立刻在水面上打了个旋儿,停于波心。

    杜珏等的船,略一用力,已摇近三丈距离。

    明霞又戟指叱道:“你问了我们的师承门派,你们怎不敢亮出名姓字号?”

    丽人冷冷喝道:“你这黄毛丫头,还不配问!”

    姗姗走来两个面覆厚纱的婢女,向丽人弯腰施礼,道:“姑姑不劳亲自动手,待婢子们过去拾掇他们。”

    二使婢突然一揭面纱,各个呈露出一副丑恶狰狞的面孔,一个面如姜黄,缺了半段眉毛,另一个獠牙外吐,缺了一只左耳。

    不但面貌丑绝,而且五官不正。

    杜珏打心里泛起一阵恶心,丽人美此仙女,偏偏挑选极丑的女孩子做使婢?他方明白四婢女面覆厚纱的缘故。

    二婢不知何时已各自持了一把细巧的柳叶刀在手。

    她俩行礼十分恭敬,直待丽人“嗯”了一声,方才平身起立,但她们立即一晃,如同海燕掠波,飘飞而至。

    巫山二老也皱了皱眉,以一派掌门身分,不屑在二婢女凌空飞来身躯之际,出手拦击,二老把长篙也往旁边一扔。

    二婢身法奇速,身形一闪已飘上他们的船头。

    明霞怒喝道:“滚回去,凭你们还不配,我要斗斗你们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二婢却立眉竖目,喝道:“丫头,你且试试姑娘们的手段,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,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了!”

    二婢的身影倏然一分,柳叶刀冉冉生风,幻成无数光影,扑向巫山二老。

    西门子羽不防丑婢一照面就展开奇妙的招法,他还想以空手夺白刃的手法,把二婢打发回去,不想人家这第一招就闪起漫天白虹,闪灼变化莫测,他竟不知用何招拆卸化解,东方旭也遭遇上同样的难题。

    他俩只有先旋身暴退,暂避丑婢攻来的一招。

    杜珏也大为骇异,丑婢们刀影翩飞,竟看不出是何派何门的招式,只觉她们攻势锐猛,凌厉无俦。

    二婢身法灵巧,宛如蝴蝶翻飞,又如影随形的一连猛攻了两招。杜珏又是一片茫然,他只觉丑婢们攻出的招式,又像武当真武剑法,又像天台派玄女剑式,而变化繁复,宛如神龙夭矫,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巫山二老一连三招,被丑婢逼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他们在武林中为一派之长,江湖中威望颇高,不料一上手竟受制于丑丫头,这份窝心别说如何难受了。饶是他俩身法轻灵,闪躲得快,还是嘶嘶各被削去一片衣襟。二老惊呼一声:“呀!”已退至船舱口,当着杜珏等面前仍一味地闪避,真是三十年老娘倒绷孩儿,太过丢人了。

    二老此时已无可退避了,只好凭藉自己数十年深厚功力,不约而同的,各各奋力劈出一记小天星掌。

    呼隆两声爆响,猛向二婢肩胛和小腹劈去。

    二女怪声怪气,喝道:“打不过人家,竟拼了吃奶的力气,来现眼了!”

    明霞和杜珏,不便出手相帮,对方不过是两个使婢,身分很低,又非有名的武林好手,更不能不照武林规矩一对一较量了。明霞嗤的冷笑一声,旁观者清,她暗笑巫山派掌门竟是如此不济,岂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换上自己,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去。

    二婢竟不闪不避,左掌一翻,硬格硬架,各各挥掌相迎,砰嘭两声震响,二老竟冷哼两声,又踉跄倒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两个丑婢只身躯晃了一晃,并未后退。

    黑面丑婢露出了一嘴黑牙,冷笑道:“巫山派看家本领,竟如此稀松,还不乖乖纳命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二婢互相一瞥,喝声:“上!”

    冷虹耀眼间,一晃身形,猛向二老要害招呼。

    西门子羽内功较深,体内未受震荡,东方旭就气逆血涌,几乎无力迎敌了。

    危机一发,东方旭强忍内伤向斜面一窜,双脚一蹬,飘身上了船舱篷顶。黑面丑婢喝声:“那里走!”她又震空一掌劈来。

    东方旭真气逆行,无力出掌迎敌,忙一滑身纵下舷边。

    东方旭以巫山派高辈,被一个丑丫头逼得跳来跳去,使明霞看着又是好气,又是好笑。

    这时船老大和梢公,已吓得缩成一堆,伏在后舱里。

    船身也晃摇不止。杜珏正待趋前对付这黑丑婢——

    对面大船上,丽人已有些不耐烦了,她冷冷喝道:“黄美,黑美,连这些糟老头都拾掇不下来,让他们鸡飞狗跳,白费时间,真是烦人!”丽人说着,突然锦带一抛,带头搭上了杜珏的船板,丽人婷婷旋身而起,竟自锦带上徐步而来。

    明霞怒叱一声道:“你这怪女人,少卖狂!快与我滚回去。”

    明霞呼隆玉掌怒挥,她施展昆仑心法玉虚纯阳真-,这一掌卷起一阵旋风激流,隆隆啸响,声势十分威猛。

    但丽人仍然慢步轻盈,恍如未睹。

    丽人左袖飘扬,向外一挥,宛如风雷交错,自她袖中卷出一股奇大无比的怪异力道,陀螺一般在空中旋滚不已,把明霞推出的力道,卷得纷纷向四下散去,丽人又娇叱一声:“无知贱婢,还敢和我动手!”

    她左手又往前一推,那一道怪力,呼隆向明霞胸前卷去,明霞慌忙又运足本身罡-之力,双掌猛迎着推去。

    丽人这种奇大无伦的掌力,使杜珏看得莫名其妙,武林任何一派,也没见过这种古怪的功夫。

    杜珏以为刚才明霞已和丽人对过一掌,谅不致吃什么亏,不料丽人这种奇怪掌力,却越转越快,一股风柱,愈来愈加凶猛,转眼扩大了一倍,因之明霞虽仍以全力相抗,怎能禁受得住,她真力推出,宛如撞上了一座山岳。

    只听空降一声爆震!

    明霞一声尖叫道:“啊呀!”本身真力一散,被怪力风柱撞上身来,一个娇柔纤质的身体,已被弹飞而起,抛出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明霞本就站在船头,地面再宽,也弹出船外好远。

    扑通,浪花一卷,明霞竟没入滔滔巨浪之中。

    丽人方始缓缓行抵他们船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
新书推荐:人道至尊 永夜君王 三国之召唤猛将 逆天邪神 斗战狂潮 圣墟 神藏 人皇纪 万古仙穹 真武世界